也应着力解决运力

2020-11-17 00:59

铁路部门介绍,今年1月1日至7月15日期间,全国铁路日均退票量同比增加77.6%。其中,超过七成的退票主要集中在开车前24小时以内。产生这种现象,主要是乘客同时预订了不同时间和车次、席别的车票,等到临走才退掉多订的车票。这样增加了这类车票发售的难度,造成了铁路运力资源的浪费。20%退票费的定价,可打击票贩子的倒票行为,减少列车空驶,维护正常购票秩序。

尽管铁路部门至今尚未对此做出回应,业内人士已展开讨论:退票费调整前是否应举行听证?

铁路部门对此解释,实施梯次退票方案,主要在于引导旅客提前退票,加快车票周转,让二次购票时间更加充裕,方便其他旅客出行。

此前,铁路部门曾于2011年9月25日对退票费作出过调整,由当时的20%降至5%。时隔不到两年,退票费的此次调整引发了社会更广泛关注。支持和质疑声一同席卷而来:“梯次退票”究竟是否合理?

铁路部门表示,此方法理论上可行,但火车票从售卖、改签、退票等环节,需经过系统的多次录入,整个过程需耗费一定时限。因此,先改签再退票的做法,并不鼓励。此外,在春运、暑运等铁路高峰时段,票源十分紧张,几乎难以改签到车票,此方法在这些时段也难以见效。

根据新规,9月1日起,全国铁路实施梯次退票方案,即,在开车前48小时以上退票,收取票价5%的退票费;在开车前24小时至48小时以内退票,收取票价10%的退票费;在开车前24小时以内退票,收取票价20%的退票费。

自新规出炉后,一份“先改签再退票”的“省钱攻略”在网上流传开来。

攻略是否可行?9月1日上午,长沙火车南站就有乘客对此亲自验证了一番。长沙市民石女士准备退掉一张9月1日长沙-上海的g578次二等座高铁票,票价为468.5元。按照新规,需交94元退票费。

北京大成(广州)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晓晓,对此却持有异议。“乘客在支付价款并获得车票的同时,与铁路之间形成了一种买卖合同关系。”周晓晓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退票费属于双方约定的违约金,定价需要双方都同意。20%的收费明显过高,没有征得广大乘客的同意。

“20%的退票费太高了。”8月31日,长沙火车站内一位准备退票的刘先生向记者抱怨,自己准备退掉一张9月1日长沙-桂林的t189次硬卧车票。“票价是142元,今天退只要收取5%的退票费7元,如果明天再退就要收28元。”

“这不应是铁路部门单方说了算,需经过价格听证。”周晓晓向记者解释,按照《合同法》,当旅客因为自身原因不能按时乘坐火车时属于单方中止合同,需要承担一定的违约责任,因此,车站收取一定退票费,属于旅客所应支付的违约金。当退票收费方式由5%变为5%至20%的梯次收费后,双方约定的违约金已发生了变化,因此,违约责任(退票费)也需在双方都同意的前提下再制定。

自中国铁路总公司8月26日在12306网站上公布火车票退票和改签新办法后,网上对此的热论就未停歇。

“如何退票是乘客选择的自由,维护自身权益无可厚非。”在中南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教授李夏苗看来,铁路部门对乘客运用合法手段维护自身权益的行为应该默许。

根据该“攻略”,在开车前,将车票先改签至48小时后的车次,再进行退票,就只需收取5%的退票费。

中南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教授李夏苗认为,此次调整“具有合理性”,并非“变相涨价”。李夏苗介绍,一直以来,铁路客运都以低成本运营,火车票的定价也带有强烈的行政指令性色彩。此次调整是国家成立铁路总公司后的首次收费调整,旨在运用经济手段,引导乘客提前退票和规范市场行为,并考虑到了经济效益,总体来看是合理的。

湖南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蒋海松也认为,铁路部门在调整收费前应举行听证。

“另外,铁路晚点也应梯次赔偿,”周晓晓认为,合同义务由双方共同承担,梯次退票再次强调了乘客的契约义务;而铁路部门的契约义务,也应通过晚点梯次赔偿的方式予以体现,并视晚点程度给予乘客相应补偿。

蒋海松解释,根据《政府制定价格听证办法》第三条,“制定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公用事业价格、公益性服务价格和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等政府指导价、政府定价,应当实行定价听证”。“因此,铁路部门应就退票费调整进行听证,这样既能保证程序的公平合法,也能让消费者做到心中有数。”

“退票造成的损失到底有多大,应该有个核算成本,而乘客对此应享有知情权。”蒋海松说。

新规让部分乘客感到不满的另一原因是:这份“调整方案”来得很突然。有网友留言表示,“9月1日实行新规,8月26日才告知,而且事先没有征求广泛意见,‘铁老大’身份还是没变啊。”

根据“攻略”,她在开车前先将车票免费改签为两天以后发车的车次,再拿着改签后的新车票去退票,则只需支付5%的手续费,即23元。“省了71元,果然是一个规避高额退票费的好方法。”

李夏苗认为,“梯次退票”出台的根本原因是车票资源不能有效分配造成了铁路运力紧张,突出表现为倒票等不法行为造成的“一票难求”现象。因此,铁路部门在改善退票方案的同时,也应着力解决运力,提高服务水平,让乘客真正从心底接受新规,促进双方共同维护铁路运营正常秩序。(记者 邓晶琎 通讯员 冷婷)